燕排空

【喻黄】松鼠

ooc,学生设定

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大学室友的名字,让他心情很复杂,因为他总是容易想起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松鼠。

        这要从高三那年说起——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一觉醒来,就见一只松鼠卧在自己的枕头旁,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他没有特别的震惊,除了他心理素质比较抗打以外,最重要的是——这位松鼠已经是第二次爬上来了,所以这么荒诞的事情,他心里也有个预防针。

        “醒了啊,”正准备去洗漱的郑轩道,“我也真是奇了怪了,你说,咱们四人间的宿舍,怎么它就认你呢,还带认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笑了笑,“说不定小家伙真的通人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时,松鼠动了动,想是被吵醒了,喻文州则起床将它放到笼子里。松鼠的眼睛迷糊的眨了眨,像是还没睡醒,但是它的眼睛尤其亮,不知道是松鼠的共性,还是这只格外有特色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将松鼠放到笼子里,还没忘用铁丝把笼门缠上,这只松鼠实在是聪明,看过他开笼子,半夜就能自己越狱出来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,有一有二可能还有三。

        跑了不说,还能准确找到主人的床爬上去,不是说松鼠的天性比较警惕,不喜与人接触吗。主人喻文州表示有些烦恼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蹲下,放了一碟坚果在笼子里,让小家伙磨牙。他看着松鼠的眼睛,松鼠也像是在专注的看向他一样,于是喻文州开口道:“不能总是喊你松鼠吧,总要起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沉吟一会儿,才道:“叫少天好吗?希望你在白昼时分有少年的热情,晚上就歇歇,别爬上爬下了,嗯?”说到最后他自己都笑了笑,松鼠怎么会听懂这些。可小家伙这么聪明,没准真是成精了。喻文州摸了摸小家伙的头,然后当然是收回了这个大胆的假设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准备准备,就要去教室了,高三的课业很繁重。走到宿舍门口鬼使神差转回头看看小松鼠少天,却见那松鼠的眼神与他撞了个猝不及防。然后他试着对松鼠笑了笑,松鼠像是收到了回应,两个爪子抓住了围栏,小嘴巴张着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心里想,这只松鼠真的很通人性。

        他养这只松鼠还不到一个礼拜,过了两天养松鼠的事情被宿管发现,喻文州就将它送到家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的一个早上,喻妈妈刚想去笼子旁看看松鼠,没想到它就不见了,甚至用食物来引诱它也不出来,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也没找到。

        刚开始喻妈妈有些担心,倘若松鼠没有自己跑出去,那这么一个生物藏在家里多少有些让人害怕,不过直到喻文州高考都没有看到松鼠的踪迹,家里人也听说过这只松鼠很聪慧,可能真的是自己跑出去了?于是也就慢慢搁置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文州文州!去吃饭吗,昨天有白斩鸡看看今天有没有!对了你刚才上了什么课,我和你说这才刚开学几天,我上思修就要上吐了,那个老头简直就是照本宣科嘛,无聊,太无聊了,”室友坐到椅子上,将书放下然后回头看喻文州,继续道:“走吧走吧我们去食堂吧?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的思绪被打断,他看着眼前名为黄少天的室友,被分到一个宿舍他们就很快熟络起来,相处几天下来感觉他是个很开朗的人。喻文州对他笑道:“好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们走在路上,喻文州偏了偏头去看黄少天,望进他的眼,是很灵动的感觉,让喻文州突然想起什么,于是他说了句听起来无头无尾的话:“我以前养过一只松鼠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看他望向自己,像是有话要说,听完他接道:“啊,松鼠呀,很可爱的,尤其是啃松果的时候了,我原来经常能在我家旁边的小花园里看到!你养的是什么松鼠,花栗鼠?雪地松鼠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魔王松鼠,我给他取名叫少天,”看着黄少天惊讶无比,一脸“你可能是在逗我”的神情,他补充了一句:“是真的,没有骗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张大嘴巴:“哇塞,你怎么想到这个名字的啊,我天我名字的专利被你夺走了,你之前不认识我的吧,那这么说很有缘啊,我怎么也没想到撞名是和一只松鼠撞,这真的听起来有点奇幻,你真的不是在逗我玩吧?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含笑接道:“不是,所以听到你的名字我也觉得很巧,那只松鼠很有趣的,有机会讲讲它的光辉事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拦住他:“有机会有机会,现在有机会吗?同名的兄弟我还真是有点好奇,我听你这话里有话的,它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啊,我兄弟可真厉害,来来来进去,边吃边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二人走近食堂,喻文州替黄少天推开了门,听人把话讲完,然后他笑道:“好。有一天早晨——”

【喻黄】你可吓死我了

ooc预警,烦烦是个松鼠。

学生喻x松鼠黄





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一觉醒来,就见一只松鼠卧在自己的枕头旁,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他没有特别的震惊,除了他心理素质比较抗打以外,最重要的是——这位松鼠已经是第二次爬上来了,所以这么荒诞的事情,他心里也有个预防针。

        “醒了啊,”正准备去洗漱的郑轩道,“我也真是奇了怪了,你说,咱们四人间的宿舍,怎么它就认你呢,还带认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笑了笑,“说不定小家伙真的通人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时,松鼠动了动,想是被吵醒了,喻文州则起床将它放到笼子里。松鼠的眼睛迷糊的眨了眨,像是还没睡醒,但是它的眼睛尤其亮,不知道是松鼠的共性,还是这只格外有特点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将松鼠放到笼子里,还没忘用铁丝把笼门缠上,这只松鼠实在是聪明,看过他开笼子,半夜就能自己越狱出来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,有一有二可能还有三。跑了不说,还能准确找到主人的床爬上去,主人喻文州表示有一些苦恼。


对不起大家才拉到这里……可能这只是一部分……

这个梗是偶然看到的,觉得很有趣,然后后期烦烦可能会变成人吧(莫非是成精)?

高考终于结束了!所以我先睡了……明天再写一写,希望大家不吝赐教w